父亲节的礼物

今天是父亲节,孩子们送了我很多他们手工做的礼物,让我很感动。

女儿送我乒乓球台和打球的小人,小人还写上姓名张继科,球台球网做的栩栩如生,非常精致,让我很感动。

儿子送给我精美的鼠标垫和贺卡,贺卡还做成西装的样子,让我喜出望外:

孩子们真是太好了!

Ben喜欢想象自己是大人物

跟Ben玩久了,发现他喜欢想象自己是大人物。踢足球的时候,他就自称是Messi (梅西),还问我是那一个,我先没有太注意,就开玩笑说自己是Big Ham (Beckham 贝克汉姆) 。和我下国际象棋的时候,他自称是Magnus Carlsen ,因为我们用的入门书的缘故,我自然就是 Capablance了。等到打乒乓球的时候,他又自称是 Ma Long(马龙),然后又问我是那一个,这下子我还没有想好,先暂称自己是Waldner (瓦尔德内尔),等想好了有谐音的名字再改吧。不过当我和Ben玩的时候,女儿在一边解说评论,讲的都是些梅西带球晃过贝克汉姆,或者马龙2比0领先瓦尔德内尔之类的话,听上去像是关公战秦琼,还挺搞笑的。 🙂

Ben和闹钟

Ben从小就和妈妈睡在一起。今年在我的鼓动下,搬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小娃娃总是很依恋母亲,Ben每天早上睡醒以后,总是还要跑到妈妈的被窝里然后在妈妈怀里撒一会儿娇。不过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我每天早上总是很早就去上班,妈妈就需要早起给全家准备早餐和送孩子们上学,Ben常常扑空。我好几次看见Ben一个人茫然若失的坐在妈妈卧室的被窝里,有时候他就喊妈妈回来,可是妈妈总是很忙,常常不能如愿。

昨天晚上我给Ben看完书,自己已经睡意朦胧的时候,Ben突然拿着家里的小闹钟问我怎么调。小娃娃说话也不清楚,我还以为他又要把时间调来调去,搞得闹钟时间完全不对,就没好声气的跟他说我很困,明天再说吧。他很委屈的一个人坐在床上摆弄了一会儿,看上去完全不得要领,我就心软下来,把闹钟从他手里拿过来跟他显示这个东西怎么用。闹钟背后有两个旋钮,一个用来控制钟的时间,一个用来控制什么时候闹钟响。我刚跟他说第一个旋钮怎么工作,他就急忙跟我说他知道那个,但是他想要知道怎么让闹钟响起来。我也不知道Ben到底要干什么,就把闹钟设在当前时间往后推两分钟,很快闹钟就响了起来,Ben很开心。我把闹钟递给他,脑袋倒在枕头上就睡着了,朦朦胧胧中只看见Ben认真的把闹钟放在床边的窗台上。

今天早上我还在睡觉的时候,朦胧中感觉到Ben已经醒了,然后一轱辘从他的被窝里爬出来。以往他总是会从我身上跨过去,打开卧室的门,然后直奔妈妈的卧室,可是今天他却先抓起窗台上的闹钟看了看,然后才离开。在开车上班的路上,我终于想明白了:这个小家伙肯定是觉得自己每天早上都醒的太晚,结果到妈妈卧室的时候,妈妈已经离开了,所以他要有个闹钟,每天早上早一点叫醒他,就可以在被窝里和妈妈多呆一会儿。

想起太太跟我说Ben和她睡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都比她醒得早,睡醒以后总是跑到她的被窝里,然后要在那里玩很久。想来这肯定是Ben一天中很美好的一段时光吧。想到这一层,自己不由得会心的微笑起来,今天回家,好好教教Ben怎么设置闹钟吧。

Ben的足球有了很大的进步!

男娃娃多搞一些体育运动总是好的。抱着这个想法,从去年起我们就给Ben报了一个足球班,让他练习踢足球。

Ben足球倒是踢得很认真,但是也许是老师一开始分配角色的缘故,还有他的小伙伴Ethan的影响,Ben一遇到对方拿球进攻的时候,不是积极的上去阻截拼抢,干扰对方进攻,而是一溜烟的跑回到自己一方的球门里当起守门员来。小娃娃的胳膊腿很短,反应速度也不行,这种守门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效果,通常也就是坐等对方破门得分。我看了很久,心里很是着急,跟Ben说了好几次,可是Ben的习惯一直没有纠正过来。

前一段时间我突然灵机一动,带着Ben在Youtube上看了一个 Most Amazing Solo Goals in Soccer的视频, 这是一个收集了很多超级前锋比如梅西、马拉多纳等人如何一个人单刀带球连过数人,最后破门得分的录像。Ben看了以后大吃一惊,非常震撼,对待如何踢足球有了全新的认识。我又趁热打铁,在后院摆开两个球门,和Ben专门练习一对一的对抗。Ben在我的帮助下积极进攻,连连得分,充分享受到了踢足球特别是破门得分的乐趣,一下子喜欢上了踢足球。

在昨天的足球课上,Ben的足球水平有了很大的进步,带球进攻的意识和水平都有了很大提高,而且在防守的时候拼抢积极,很多时候都能够将对方正在进攻的球断下来,然后自己开始进攻。特别的,Ben还一个人单刀直入打入了本方的唯一入球,实在是太棒了!我在场边高兴地又蹦又跳,看来自己这一段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呀!祝贺Ben!

Ben把手指夹了

Ben是个男娃娃,总是要比姐姐淘气一些。前两天带他去 Grocery Store,他非要穿上姐姐的后跟带轮子的鞋。我看他穿那个鞋很勉强,就跟他打趣说:如果你能够从车库门口走到人行道上,再走回来不摔倒,那我就允许你穿。Ben装做很不在意的样子,抬头挺胸向前走,没有想到真的摔了一跤,逗得我和姐姐都大笑起来。我看他沮丧的样子,一时心软,就跟他说就这样走吧,Ben就很高兴的上了车。

没有想到下车的时候就发生了意外。我的Honda Odyssey 是滑动门,Ben下车以后可能觉得站得不太稳,就双手扶着门,可是车门关上的时候,带着他的手指滑动,最后合上的时候把他的三个手指夹在了里面!我大叫一声,用力拉开了车门。可是手指已经被狠狠的夹了一下,Ben就扑在我怀里放声大哭起来,过了许久,才允许我看他的手指。手指上有很深的夹过的痕迹,搞得我也很紧张。我让他弯弯手指,他很听话的照办了,我看骨头和神经没有什么问题,才渐渐放下心来。在整个Grocery Store里面,Ben都是安安静静的坐在购物车上。我请他尝些他平时最喜欢的Sample,他也摇摇头。后来我去CVS买了一包Bandage,取出一个给他把最疼的那个手指包上,他的情绪才慢慢恢复过来。后来Ben 自己还又拿了一个Bandage,在那个手指上又包了一次。

小娃娃对自己的身体总是非常爱护。想起我小时候总是不肯给妈妈看自己的伤口,因为她总是又碰又摸,把我弄疼。小娃娃又对这个世界抱着天真的信心,Ben在用Bandage包扎伤口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期待,肯定是希望这个东西能够有神奇的效果让他立刻好起来。由此推想,孩子们对于他们的父亲母亲也是满怀着信心和期待吧。想到这些,作为两个孩子的爸爸,心里不由得涌起一阵温暖的感觉。

给Ben买了一辆新自行车

Ben因为比姐姐小几岁的缘故,一直以来都是骑姐姐的旧自行车。最近姐弟两个人都长大了很多,我一直筹划着给姐姐买个新的20寸的自行车,然后把旧自行车给Ben骑。

Ben旧车骑的倒是很好,不过在带着姐姐跑各个自行车店挑选自行车的时候,Ben坚决要求自己也要买一个新的自行车,而不是用姐姐剩下的,虽然这个小人儿有些胡搅蛮缠,因为他也说不清楚自己想要的自行车是什么样的。

我从小是独生子,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过和太太说起来,她说她小时候总是穿她大姐剩下的衣服,对此非常愤怒,这倒是让我吃了一惊。太太是个很随和的人,小时候对待这种事情反应如此激烈,恐怕这件事情不能全从经济的方面来考虑了。最终带着孩子们跑了好几个自行车店,给Ben干脆也买了一辆新的。

希望这件事情从长远看是一件好事吧。

玩具和书籍

昨天带孩子们去 Barnes & Noble。本意是让他们每人买一本书,结果儿子挑了一个会射箭的大象玩具,女儿挑了一个乐高积木玩具,真是让我恼火。好说歹说,儿子算是同意放弃了,可是女儿就当众很伤心的哭起来了,最终一狠心给他们就都买了。

下意识里,我总是觉得书籍比玩具高尚,可是对于孩子来说,也许两者也真是差不多。女儿很喜欢读书,但是做手工的玩具她也非常喜欢,儿子好像更喜欢玩具,但是也常常抱着书看个不停。现在很多出版的儿童书籍,故事也很平庸,在我看来,很难说有很多价值,也许真的不如一个玩具?

生活就像骑自行车

今天陪儿子骑自行车,结果他的自行车后轮爆胎了,然后只好让他骑姐姐没有辅助轮的自行车。我一个上午都要扶着他骑来骑去,不停的指导:继续蹬,继续蹬。小娃娃最容易犯的的错误就是看到前方的障碍物,一紧张脚底下就忘了蹬轮,结果自行车越走越慢,最后就倒了。其实只要一直蹬,车子保持速度往前走,到了障碍物前拐一下很容易就过去了。

教了好久,下午在公园的篮球场上儿子终于可以骑得很好了,看着他开心的在球场上骑了一圈又一圈,我突然想到,人生这个东西,也就是要不停的努力向前,很多问题在前进中也就自然解决了,一旦停下了,反而容易像自行车一样失去了平衡而摔倒。我自己从家乡到县城,从北京到硅谷,在保持平衡的前提下总是努力向前,恐怕也是暗合了这个道理吧。现在从搞传统的infrastructure转行到搞 machine learning,还是要努力向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