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的房卡链

前一阵子我们全家和另外一家人去坐从 Anchorage 到 Vancouver 的游轮。孩子们很开心,游轮地方很大,又很安全,孩子们有吃、有玩、又有小伙伴,不再需要我们这些大人的帮助,结果他们就在游轮各个地方跑来跑去,常常跑得我们大人一天都看不见。妈妈起初还有些小担心,不过我自己通常充分信任孩子们的力量:有危险的时候,孩子们自己就会注意到的。

船上的房间都需要房卡才能打开,孩子们通常都把房卡带在身上。Ben 每天也和他的两个小姐姐加上另外一个小男孩跑来跑去,只是 Ben 稍微小一点,所以他的衣服没有口袋,每次都要把房卡拿在手里。到了一个地方放下房卡开始玩,离开的时候就很容易忘记。我有一次注意他总是手里拿着卡片,很不方便,就想替他想些办法,结果到 Guest Service 一问,人家告诉我他们可以帮忙在房卡上打一个孔,然后我再去商店买一个链子穿进去挂起来就好了。我就高兴地买来链子给Ben挂上。Ben 很开心,从那以后每天脖子上都挂着这个房卡跑来跑去,再也不用担心丢失了。作为爸爸能够在这么细微的地方关心到儿子,我也很开心。

从 Ben 玩大富翁游戏大哭说开去

家里有一个叫做大富翁(Monopoly)的游戏,最近孩子们开始着迷,常常拉着我玩。昨天在游戏中 Ben 输得一塌糊涂,玩到最后欠我 $3000 多,最后愤而退场,随后又一个人大哭了很久,直到妈妈抱着他安慰了很久才慢慢恢复。

今天早上在车里听《The Last Of Us》的音乐,想到 Joel 和 Ellie 在 St Maria Hospital 门外 Joel 开始犹豫的那一段,心生感慨。虽然这只是一个游戏,可以一旦你投入了时间在上面,自然就会建立感情,也许这就是人这种生物的本能吧。

由此推想,虽然大富翁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很简单的 Board Game,可是对于孩子们来说也是完全投入的一段时间:Yetao总是把自己的钞票整理的整整齐齐,即使 $1 也不例外;Ben 对于每一张幸运卡都要抢过去先睹为快,不论是不是他自己的;赢钱的时候,孩子们兴奋得大喊大叫,输钱的时候两个娃娃都是垂头丧气,也难怪 Ben 输光以后退出游戏会那么难过,

我和孩子们投入的都是游戏,收获的也都是体验。我想,这并没有什么区别。Ben在游戏中学会的,比我努力想要教给他的更多,就像 《The Last Of Us》教会我的那些一样。

和孩子们在eBay上卖东西

晚上孩子们邀请我玩一个叫 Sweet Sixteen 的扑克牌游戏,等我们在客厅坐下来,发现地毯上堆放着很多玩具,我就招呼他们把这些玩具收拾起来,这样才能空出地方玩扑克牌。有一个Thomas 小火车的拼图玩具,盒子已经完全坏掉了,部件散落出来掉在地毯上,很难收拾,我就问孩子们这个拼图还玩不玩,言下之意如果他们都不再玩的话,我就把这个东西送进垃圾筐。Yetao 和 Ben 说他们都不玩这个东西了,但是 Ben 听说我要把这个东西扔掉,觉得很可惜,Yetao 就立刻建议说,我们不如在网上把这个东西卖掉吧。

这是一个很棒的主意,孩子们在网上已经买了太多东西了,但是他们都几乎还没有在网上卖过东西,只有Yetao 很久之前买过一个旧书(参见这篇故事),正好锻炼一下。Ben 听说可以把东西卖掉换成钱,很开心,Yetao 就叽叽喳喳的跟Ben 讲她上次卖书的经历。我让大家先验证拼图的部件是不是都还在,因为如果把缺部件的拼图卖给别人,那实在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我刚开始很担心缺部件,结果谢天谢地,Yetao拼了两个,Ben 和我一人拼了一个,四个拼图的部件都很完整,我们大家都很开心。Yetao 去找了几个 Zipbag 把拼图装了起来,她还很细心的在包装袋上写上标题。下来我们就去 Amazon 上卖,虽然我们很快就找到了这个产品,但是却发现 Amazon 上不让我们卖 这个拼图的二手货,肯定是 Thomas Train 的制造商搞的鬼,真是黑心。

幸好 Joycelyn 的爸爸在 eBay 工作,我们知道那也是一个可以拍卖二手物品的网站,我们就去 eBay 上卖 我们的Thomas 火车拼图。 eBay 倒是很友善,我们很快就创建好了一个 Listing,为了给我们的Listing 加上图片,Yetao 和 Ben 还重新打开包装,把拼图拼好,然后我给四个拼图一一照相,然后再把照片加到我们的 Listing 中,三个人忙碌了大半天,Listing 终于搞好了,我们都很高兴,Ben 因为是第一次卖东西,更是兴奋非常。

我们的Listing 就在 这里,希望它可以快点卖掉吧。 🙂

Update 2019-08-18: 在经过了 120 天的漫长等待以后,我们的东西终于卖掉了,Hooray!

儿子喜欢我的足球场外指导

儿子在上一个足球班,他非常喜欢,去上课很积极,而且每天没事就在后院练习。他经常和我练习一对一的比赛,这种比赛只要你晃过对手就可以得分,儿子已经很熟练了。但是在教练上课的时候,更常见的形式是三对三或者四对四的比赛,这种比赛形式下无球跑动就非常重要。儿子毕竟还小,对于这一点不能领会,除了自己拿球的时候知道向前突破,准备射门以外,其他情形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常常队友拿球,他却跟自己人挤在一起,或者对方拿球准备进攻,他本来离球很近,却不是就地堵截,而是一溜烟的跑回到自己的球门前防守,让对方从容进攻。有的时候我在场边看的很着急,就大声指挥他,比如看到队友准备发球,我就让他散开准备接球(Spread out),看到防守的时候退得太远,我就让他上前抢断(Move up,Take the Ball)。有时候他刚刚踢进一个球,还在兴奋地和小朋友们庆祝,而对方已经重新开球开始进攻,我就大声提醒他注意防守(Focus,Defense)。在需要重新开球(Kick in, throw in)的时候,我要常常提醒他主动一些,不要老把开球的机会让给队友。当他打入一球、或者是破坏掉对方一次进攻,或者甚至是传给队友一个好球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大声给他助威(Good Job, Ben)。

今天照例踢完球以后,我开车带他回家,在车上我突然问他:你踢球的时候爸爸在旁边大喊大叫指挥你,你喜欢不喜欢?儿子说他很喜欢,并且告诉我很多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可是我一指导他就有了主意,欢迎我多多指导。原来我还担心孩子在场上踢球,爸爸在下面大喊大叫,显得很不淡定,没有风度,而且还担心儿子嫌吵,嫌爸爸瞎指挥,现在得到了儿子的全面肯定,我听了真是很开心。

会射箭的大象和 Shel Silverstein 的 Pony

昨天带孩子们去 Barnes & Noble,结果发生了两件趣事,记录如下。

首先是Ben跟我抱怨说,有一次Yetao买了一个乐高积木,而他只买了一本书,这很不公平。我听了有些吃惊,因为我对于孩子们一向很公平,从来不会厚此薄彼。可是前两天Ben已经跟我抱怨过一次这件事情,看来他也不是空穴来风,我就把Yetao叫过来求证此事,Yetao根本不记得有这样的事情。我以为这次Ben又是胡说八道,结果Ben却开始言之凿凿的提供一些细节,比如乐高积木是一个滑冰场等等。这么一说,搞得我也疑神疑鬼起来,特别是Yetao回忆说她确实有这么一个乐高积木。我就问Yetao我是在哪里给她买的,她回忆了一阵子,说可能真的就是在是在 Barnes & Noble买的,不过她不记得其他的细节了。有意思的是,因为我很少给孩子们在 Barnes & Noble 买玩具,这下子我也似乎可以回忆起来一些东西。我在自己的博客里面找了找,结果很快就找到了这篇帖子,我跟孩子们念了一遍,这下子清楚了,原来Ben当时买了一个会射箭的大象。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看来虽然每个人的记忆都不完整,可是拼在一起就可以还原发生过的事情呀。特别是Ben的委屈得到了解释,我和他都非常开心。

我让孩子们去自己挑书,结果Yetao挑了两本书,我看了看书的内容,就给她说只能买一本,结果Yetao跟我说要么两本都买,要么一本她都不要,她的这番话又让我吃了一惊。因为很明显得到两本书比得到一本书好,得到一本书比什么都没有要好。我就问她为什么,她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个道理,搞得我疑窦丛生,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人家终于告诉我了答案,我就问这个主意是从哪里得来的,Yetao就告诉了我她是看了Shel Silverstein 的 Little Abigail And The Beautiful Pony 这首诗以后冒出来的这个主意,搞得我又哈哈大笑起来,虽然笑声中有一丝苦涩。孩子们都慢慢长大了,再也不是我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儿了。我想,以后大家都要开始学习以成人的方式彼此对待了。

Ben 画的房子

晚上Ben要求在电视里面看足球比赛。我知道孩子也是无聊,想要找一些好玩的事情来做。不过我个人很反对看电视,主要原因是电视总是在被动的接受信息,没有参与感,时间长了,也就丧失了主动参与的能力和愿望。我开始和Ben解释这个事情,Ben听得似懂非懂,我就跟他说,不如我们来画画吧。

Yetao也很高兴的参与进来,开始是爸爸教每个孩子画画,后来是每个人都教别人画画,我们画School Bus,画Pusheen,画桌子,画房子,画烟雾,每次还让妈妈过来猜每幅画是谁画的。

阴差阳错,Ben的这幅房子在我看来画得最好,圆圆胖胖,看上去住在里面肯定开心。我们都大大的夸奖了一番Ben,他就认真地把这幅画交给我保管起来了。

A Discussion with Kids about Their Favorite Games

Both Yetao and Ben love to play games on computers and tablets. I actually kind of agree with those activities, because playing is really nature of kids, and I also played a lot of video games when I was kid/teenager/college student, although I think what they learned from those video games are different from what we expect them to learn.

A few days ago, I had an interesting discussion with kids about these games. We were talking about all those games they played, such as what those game are, how can they win in the game, how much they like them, etc. I still remember those days when I was quite hash about the slither.io, in which each player plays a snake and tries to grow his own snake by killing other snakes. For me, those are pure personal competition for nothing (or evil fun), but nowadays I have learned there is even a new game hole.io in which kids play their blackhole to eat (or a little softer, absorb) other players or pure human beings (although these human beings are NPC instead of real players) without any guilty feelings. I admit I don’t have if were playing those games, and looking back, I agree my morality standard is kind of too high by expecting kids have guilty feeling about doing that in the game.

Anyway, we reached the following table with game names and fondness level of each kids:

To make the discussion fruitful, I agree to pay in “Dancing Line”, “Rolling Sky”, “Hole.io” and “Paper.io” to remove all the ads which will make their game experience smoother, and this decision made them very happy. To be honest, I learned more from them than they did from me. 🙂

孩子们总是很认真

小孩子对于规则、对错这些事情总是很认真,这方面Ben就给我上了一课。

我自己前一阵子参加公司的乒乓球训练,有一次一不小心把两个训练用球带回了家。自己并没有把这个事情当做什么大事来对待,就把这两颗球混在自己家里的训练用球里了。Ben在我乒乓球训练的时候常常在旁边帮忙,他对于我的球的品牌全部都认得。有一次帮我捡球的时候,他捡到一颗公司的训练用球,觉得那个品牌不认识,就拿着过来问我,我就跟他解释了一下这个球是从哪里来的。Ben听了以后就问我,为什么不把球还回去。我一时语塞,因为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去参加公司的乒乓球训练了,还球还需要专门跑一趟,另外我也不觉得这是一件什么大事,我就应付Ben说这些球混在一起了,找起来很麻烦,找到了我就还回去,Ben听了就认真的点点头。

又过了很多天,我练球的时候Ben又在旁边帮忙,他忽然很兴奋的拿着一颗球跑过来给我,我一看,又是一颗公司的球。Ben肯定对于我上次讲的话牢牢的记得,一直心里想的要找到那些公司的球让我还回去。看到孩子这么认真,我自己真是有些惭愧,赶紧把球收下。今天就带到公司的乒乓球训练室还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