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持有或者换一种股票,哪一个更划算?

假定我现在有 Google 的股票100万,但是我发现 Amazon 的股票涨势更好,我是不是应该卖掉 Google 股票,换成 Amazon 的股票呢? 这个问题看上去挺简单,实际上却有多种因素的作用在里面,我最近跟一个投资股票市场多年的朋友请教了一下,算是有了一些理解。 最简单的,既然 Amazon 股票涨得更好,那当然应该卖掉 Google 股票,换成 Amazon 的股票。 可是接下来我又想到,把现在的 Google 股票卖掉本身就要交税,只能用剩下的钱去买 Amazon 股票,这样一来虽然 Amazon 的股票涨势更好,但是基数却更小,这样下来一定划算吗? 再进一步,即使基于持有 Google 股票将来总数更高,但是要交税的部分也更高(因为换成 Amazon 股票的时候就已经交过一部分税了),这样下来即使总数更高也不一定划算吧? 朋友帮我列了一个公式计算如下: 假定我现在 Google 股票有 100,其中 50 是原有资本, 50 是 截至目前为止需要交税的 Capital Gain。另外,假定 Capital Gain 部分的税率是 20%,假定未来一年里 Google 股票的涨幅 是 ,Amazon 股票的涨幅 是 ,那么: 如果不卖掉股票,那么未来一年持有的股票总额是:     …

比较与幸福

人生活在世界上都追求幸福,但是幸福是什么呢?这是一个主观判断问题。凡是这类问题就必然涉及到价值判断的标准。从逻辑上来讲,要涉及到判断和标准必然牵扯到比较,所以在幸福与否这个问题上,和别人的比较似乎是不可避免的。然而与他人的比较,常常是导致生活烦恼的根源。当今社会传媒发达,媒体里的成功人士千千万万,绝大部分人在金钱和社会地位方面与之比较只能自叹不如。但是我想,这些差别并不一定构成生活的不幸。判断幸福与否,恐怕还是不能脱离生命的本质:考虑到人是一个生命体,生存和繁衍作为最基本的需求,在当今社会绝大部分人那里应该不会成为问题。除开这两点之外,每个人都有权追求自己认为的生活中可以让自己更加幸福的事情,和他人的比较、模仿和超越只是其中的一种办法罢了。

Greedy algorithm

A greedy algorithm is any algorithm that follows the problem-solving heuristic of making the locally optimal choice at each stage. Following this strategy, we can get solutions to a variaty of problems, not necessarily the best solution. We can make whatever choice seems best at the moment and then solve the subproblems that arise later. The choice …

白白折腾了一番

前一阵子一时兴起,想要用现有自己的电脑和设备,打造一个家庭影院。反正电视音响都是现成的,只需要一个能够播放节目源的 HTPC 就好啦。不过自己很小气,舍不得买一部新的电脑,结果就用以前公司发的 Chromebook 作为替代。Chromebook 一切都好,就是每次操作的时候要跑到电脑跟前,有些不方便。想来想去,后来自己就搞了一个Chromecast,反正很便宜。这样手机拿在手里,直接在选好节目,然后在chromecast上就可以开始播放。这样搞了一阵子,发现还是有些不方便,因为有些节目源不支持cast。折腾来折腾去,后来突然想到干脆搞一套遥控的键盘和鼠标,这样不就可以远程操作我的chromebook了吗?一念即此我就又把以前买苹果电脑 IMac 附带的无线键盘和鼠标拿出来,擦掉灰装上电池开始使用。键盘倒是很快就设好了,可是鼠标怎么也不工作。搞来搞去,最后上网一查,发现老款的苹果无线鼠标,质量就是差,很容易掉线。按照网上很多人的攻略,我给鼠标的电池仓里垫了一些纸,结果也没有完全修好。最后一咬牙,干脆花十块钱买了一个新的无线鼠标。心想这下子问题该全部解决了吧。嘿嘿,我没有想到,现在的无线鼠标需要占用一个USB A接口,但是接了这个USB以后,我的chromebook就连不了功放了。郁闷了一个小时,最后发现。我以前买过一个 HDMI spliter, 这个设备可以在一个接口上同时连接功放和电视,这样省下来的USB A接口就可以连接无线鼠标啦。 折腾了这么久,终于把设备全部都设置好了。可是除了头一天刚设好的时候,兴趣盎然,玩了很久以外,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根本没有碰过这套设备。看着一大堆东西,杂七杂八的堆在电视旁边,自己觉得很不爽。仔细考虑之下,我就又把chromebook,HDMI split 还有无线鼠标等等全部又都收拾起来了。前后这么折腾了几个星期,重新又回到原点,劳民伤财,费神费力。现有的东西真的已经足够好了,以后再也不能干这些事情啦!

印度的疫情和美国的疫情

最近出了很多新闻报道,都说印度疫情严重,人民水深火热,每天的死亡人数和感染人数屡创新高。我很好奇他们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就去和美国的数据对比了一下,结果惊奇的发现,美国去年年底的疫情比印度要厉害的多,感染人数跟印度差不多,死亡人数甚至超过印度很多。下面是来源于Google的数字。   印度现在每天感染人数40万。   美国今年1月高峰感染人数每天30万。   印度现在每天因新冠死亡的人数为4000人。 美国今年2月高峰的时候,新冠每天死亡人数竟然超过5000人。 考虑到美国只有3亿人,而印度有13亿人,按照人口总量来算,美国的疫情显然要严重得多得多,平均到每个人头上,感染和死亡的概率要大好几倍吧。奇怪的是,我当时在美国也没有什么感受,没有看到什么报道说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难道美国媒体也像大陆媒体一样报喜不报忧?!真是不知道这些新闻媒体报道对于人们的印象竟然产生了这么大的扭曲。

Liona Foyd 的吉他曲 What Child Is This

年轻的时候听一段吉他曲,曲调是《绿袖子》,中间有一段变奏自己很喜欢,但是却从来没有搞清楚过演奏者是谁。 多少年以后,自己开始学习弹钢琴,最近又重新练习了这首《绿袖子》,顺便又想起来当年听过的吉他曲。奇怪的是,自己在网上找了好几次,从来没有找到过那段曲子。直到今天晚上。自己下定决心,花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搞明白,这首《绿袖子》曲调还用来做了一首圣诞颂歌,叫做 What Child Is This。我听到的那个版本是Liona Foyd 的吉他曲 What Child Is This,这段心事总算是了了啊。

换了一个新鼠标

自己的鼠标按的太多了,对食指的损害很大。期间从右手鼠标换成左手鼠标,结果现在两个手的食指都是常年疼痛。所以最近干脆变成了用大拇指按鼠标。我用的那款鼠标有六个按键,设置一下用大拇指按键,倒是很方便。但是奇怪的是,大拇指的那几个键很容易变成 Double Click,很多操作都搞乱了,自己为此苦恼了很久。本来想忍一忍就算了,也许自己年纪见长。忍耐力比以前强了很多吧。但是某一天,我突然想,不能就这样忍下去,为什么不买一个新的看看能不能解决问题?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我买了一个新的鼠标,结果这个鼠标工作完全正常。Double Click再也没有了,我很开心。看来有了问题还是要努力解决,而不是一味忍受啊。

关于废除死刑的另外一个角度

死刑的存在和废除已经引起了很多的争论。自己以往只是觉得人们朴素的复仇愿望应该得到尊重,因此死刑应该保留。直到最近读了一些书以后,对于这个问题突然有了一个全新的角度。人类的科学技术在一直飞速发展中,以战争为例,人类战争的手段从最初的石块,木棒,到后来的刀枪冷兵器,再到后来的热兵器枪炮,再加上后来的坦克,飞机,导弹,直到终极武器原子和氢弹。人类用于杀戮的技术手段进步的速度让人目不暇接。但是能够驾驭这种技术手段的道德水准,却并未得到相应的发展。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杀人偿命的朴素道德标准依然拥有着极为广泛的群众心理基础。而复仇杀戮这些人类最基本的动机,不可否认和战争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人类社会在大规模战争中完全毁灭的危险毫无疑问是越来越高了。从这个角度出发当务之急是提高人类的道德水准,使之与科学技术的发展水平相适应,否则人类只能最终毁灭于自己发展出来的高超科技。因此从社会的层面上来抑制这些朴素的原始的道德标准,并对之加以引导,就有了它相映的现实意义。试想,如果一个国家的国民都不持有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朴素观念,对于杀人犯只是终身监禁起来。那么这样一个国家,投入相互完全毁灭核战争的危险,也要低很多。这正是本文想要表达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