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龙真厉害

三届世锦赛,两次奥运会。而且除了第一个世锦赛以外,其他好像都很轻松。真牛! 这次东京奥运决赛,全场马龙变化层出不穷,正手防回头匪夷所思,樊振东的球还是老实了一点,打不过呀。

完全成熟的杏真好吃

我家后院有一颗杏树,今年结的特别多。小时候每年麦黄的时候都有人在集市上卖杏,妈妈有时候买回来一些,甜甜的真好吃。长大以后自己都是从超市里买杏吃,大概是没有完全成熟就采摘下来放熟的,这样的杏吃多了,都忘了完全成熟的杏是什么味道。今年我们的杏挂在树上,虽然颜色已经完全变为金黄,但是尝一尝还有点儿酸,我们一时也搞不清楚到底成熟了没有,后来干脆就不去管它,结果完全成熟的杏就从树上掉下来落到草地上,捡起来一尝,又甜又软,好吃得不得了。分头送给邻居们,大家都说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杏了。这是2021年迄今为止的一件大快乐,把童年的记忆都带回来了。

学习量子力学是个正确的想法

自己有好一阵子不知道该学点儿什么。在人工神经网络、概率与统计、变分法分析、程序设计语言、Linux kernel、Dark Web 等各种题目中游移不定。最近终于想明白了,量子力学还是自己的最爱。它是通向微观物理世界的桥梁,是人类新的哲学观点的发源地。对于自由意志还是决定论这个终极哲学问题,提供了决定性的武器。值得学习。

继续持有或者换一种股票,哪一个更划算?

假定我现在有 Google 的股票100万,但是我发现 Amazon 的股票涨势更好,我是不是应该卖掉 Google 股票,换成 Amazon 的股票呢? 这个问题看上去挺简单,实际上却有多种因素的作用在里面,我最近跟一个投资股票市场多年的朋友请教了一下,算是有了一些理解。 最简单的,既然 Amazon 股票涨得更好,那当然应该卖掉 Google 股票,换成 Amazon 的股票。 可是接下来我又想到,把现在的 Google 股票卖掉本身就要交税,只能用剩下的钱去买 Amazon 股票,这样一来虽然 Amazon 的股票涨势更好,但是基数却更小,这样下来一定划算吗? 再进一步,即使基于持有 Google 股票将来总数更高,但是要交税的部分也更高(因为换成 Amazon 股票的时候就已经交过一部分税了),这样下来即使总数更高也不一定划算吧? 朋友帮我列了一个公式计算如下: 假定我现在 Google 股票有 100,其中 50 是原有资本, 50 是 截至目前为止需要交税的 Capital Gain。另外,假定 Capital Gain 部分的税率是 20%,假定未来一年里 Google 股票的涨幅 是 ,Amazon 股票的涨幅 是 ,那么: 如果不卖掉股票,那么未来一年持有的股票总额是:     …

比较与幸福

人生活在世界上都追求幸福,但是幸福是什么呢?这是一个主观判断问题。凡是这类问题就必然涉及到价值判断的标准。从逻辑上来讲,要涉及到判断和标准必然牵扯到比较,所以在幸福与否这个问题上,和别人的比较似乎是不可避免的。然而与他人的比较,常常是导致生活烦恼的根源。当今社会传媒发达,媒体里的成功人士千千万万,绝大部分人在金钱和社会地位方面与之比较只能自叹不如。但是我想,这些差别并不一定构成生活的不幸。判断幸福与否,恐怕还是不能脱离生命的本质:考虑到人是一个生命体,生存和繁衍作为最基本的需求,在当今社会绝大部分人那里应该不会成为问题。除开这两点之外,每个人都有权追求自己认为的生活中可以让自己更加幸福的事情,和他人的比较、模仿和超越只是其中的一种办法罢了。

Greedy algorithm

A greedy algorithm is any algorithm that follows the problem-solving heuristic of making the locally optimal choice at each stage. Following this strategy, we can get solutions to a variaty of problems, not necessarily the best solution. We can make whatever choice seems best at the moment and then solve the subproblems that arise later. The choic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