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对于老百姓没有任何好处

今天看了华人论坛上一个关于台海开战的帖子,看到双方争来争去,帖子洋洋洒洒已经有70多页。看了一阵,突然想到其实所谓民族复兴这类宏大命题只是一个说辞,而我很佩服的老树先生对于这类说辞有着极其严厉的批判。对于普通人来讲,只要摆脱这类所谓宏大叙事的影响,就很容易意识到打仗的时候很多年轻人都只是炮灰,很多家庭都会承受破碎的痛苦,即使没有受到生命方面的损失,普通人的生活也会受到极大影响(断交、停止贸易,断水断电,炸成焦土,限制旅行甚至集中营,等等等等)而不会有任何好处。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旁观战争是一种非常幼稚短视而愚蠢的行为,作为我们普通人,唯一要做的就是坚决反对任何战争!

乒乓球:有趣的对比

业余选手练球的时候都是上旋球对抗,打起来却常常搓来搓去。 职业选手据说搓球都练到纯熟,但是打起来绝大部分时候都是上旋球对抗,很少看见对搓。 业余选手练上旋对抗,可能主要是看职业选手打球都是上旋对抗,是不是有些脱离自己的比赛实际,好高骛远了呢?

战胜苦手

我有一个乒乓球球友,几乎从不主动进攻,打法以削球为主,尤其是正手,削的又低又转,而且落点很刁钻。他的打法非常稳健,很少失误。我跟他打,搓又搓不过他,反手又拉不起来他削过来的下旋球,只有正手发死力还算可以勉强拉起来个高调弧圈,不过常常失误,而且就算勉强拉起来,很多时候球的质量也不高,常常被他上升期借力推防一个落点,自己因为发死力来不及还原,结果又白丢一分。这几项加起来,这位球友可以算是我的苦手了,常常打上十局才能赢两三局,而且如果自己状态不好,又急于求成的话,连输个五六局不开张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实在是郁闷。 最近痛定思痛,苦思之下,终于下定决心要从正手拉他的出台下旋球作为突破点,原地拉也可,侧身拉也可,扑正手也可,只要这一点突破了,才有可能战胜这位苦手。拿定主意以后,就剩下苦练了:在发球机上也练,跟别的球友也专练这个,脑子里成天想的就是降低重心,向下引拍,盯准来球,快收小臂这些口诀。练习之余,针对自己拉球风格,还专门把正手换成了狂飙三,又好好灌了一通油。 终于老天不负苦心人,今天和这位球友又大战7局,终于4:3艰难取胜,特别是最后一局战至11:10,我一个正手全力强拉他的出台下旋球,他借力防的时候终因球上旋太强,回球出台,让我以终日苦练的技术取得了最后一分,真是太开心了!

越来越野的兔子

我们家里养的小兔子,刚来的时候三个月大,真是很乖:安安静静的待在人怀里,或者在笼子里吃东西。我们都很喜欢他。 随着兔子慢慢长大,我们觉得应该给他更多的活动空间,就把他放到院子里,结果兔子的野性就越来越大。先是乱吃东西,把妈妈的花花草草通通吃掉。然后开始通过篱笆上的缝隙钻到邻居的院子里。第一次跑掉的时候我们都很紧张,全家人在小区里找来找去,跑了几次以后我们渐渐也都疲惫了。后来兔子长得更大了:我们给他的笼子上面有一个洞,方便给他放吃的,原来想笼子很高,兔子够不着,结果他现在可以从这个洞里一跃而出,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最近兔子跑的越来越快,有一次我看到兔子在后院里,就想走过去看看他,结果这个兔子像闪电一般嗖的一下就跑掉了,让我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动若脱兔这四个字。 最近一次这个兔子一大早从笼子里放出来还没有五分钟,就穿过篱笆下面的缺口,先是跑到邻居家。等邻居要去抓他的时候,结果他又跑到邻居的邻居家,邻居倒是急急忙忙向我们赶紧报告,可是我们都已精疲力竭。实在不想管这只兔子。结果到了晚上小区里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在大街上看见这只兔子正在散步,让我赶紧去抓。结果这只兔子在大街上跑来跑去,我们一家人抓来抓去半个小时也抓不住他,最后这只兔子又通过篱笆下的一个裂口,跑到了完全不相干的一家人的在院子里,让我们全部在院墙外望洋兴叹。 我和妈妈商量这只兔子先就这样吧。如果他自己愿意回来,我们就继续养他。如果有朋友报告我们他的踪迹,我们就去抓他。但是除此之外,我们再也不想劳师动众的去寻找他了,愿上帝怜悯它吧!

感悟两则

最近朋友一家人来访,席间朋友妈妈为孩子的成长相当焦虑。随后谈话中又谈到这个妈妈以前喜欢追剧,最近自从疫情以后就变成刷新闻了。这也难怪,现代新闻的一大特点就是贩卖焦虑,看多了自然会受到影响,停下来不看就好了。 最近看书发现下面一段话:亚当斯密说过,人生中的不幸与失调的主要原因,是人们过度高估各种处境间的差别。贪婪过度高估贫穷和富裕之间的差别;野心过度高估私人职位和公共职位之间的差别;虚荣心过度高估默默无闻和声名远播之间的差别。根据我对各种各样人生的观察,人人都有烦恼,人人都处在困境之中,大可不必过度羡慕别人的处境,而让自我心理失衡。

夏威夷游记

7月6号。起飞。落地以后,去了趟Costco。在宾馆外等了很久才进去。 7月7号。开车去看火山口 7月8号。休息吃个日本餐。去海滩转一转。 7月9号。开车绕hanna一圈。Maui 岛东部面临太平洋那一侧的景色真是壮观。 7月10号。在家休息。去市场转两圈。 7月11号。去玩浮潜。妈妈和我背都晒伤了。 7月12号。在家休息。后来晚上开车去了一趟Maui岛的另外一段。可惜没有看到日落。 7月13号。误了阿拉斯加的飞机。换了西南航空公司。原来飞机也像汽车一样,座位先到先得。 日子过得真快啊!

女儿帮我修理乒乓球网

我有一张乒乓球台,原来放在屋里,后来觉着太占地方,就把它挪到后院里。刚开始还花了很多精力,下雨刮风就用一张布把它罩起来。后来实在太忙了,就任凭风吹雨打了。一段时间过去,桌子开始掉漆,特别的桌面泡水以后开始变得不平整:中间有点凹下去,两边有点翘起来,这样架在桌子两边儿的乒乓球网在中间就太高了。对于打着玩玩的乒乓球来说,这个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后来我买了一个乒乓球机器人,想要用它练球,结果机器就老发球不过网,或者我自己的弧圈球,一旦弧线稍低也不网,这样可不太好玩。有一天我给女儿说跟爸爸帮忙修一修乒乓球网吧,女儿说很忙没时间,以后再说。我只是把这当做青少年随口敷衍我的一个借口,可是没想到过了两天女儿发给我一组照片,表示她已经把球网全都修好了:原来原来她在桌子下面系了一根线,把球往拉住,这样球网的高度就合适了。 我很感动。  

人性善恶?

今天在网络上看到下面一段话: 人一旦进入彻底自由的环境,很难对抗刻在基因里的人性,比如猎奇、懒惰、不劳而获等等,所以自古以来的治国高手,无不是用法律压制人性的恶念,用道德引导人性的善意,这样才能保证社会秩序。 深以为然。自古以来有人性善恶之争,若从生存竞争的角度来讲,我天然相信人性本恶,所以才需要上面这段话中揭示的道理。